南昌飞秒激光手术后保养,南昌飞秒激光手术后注意,南昌飞秒激光手术价格表

您当前的位置 :新闻中心 > 荆州社会 正文 来源: 荆州电视台 时间:2017-11-18 01:32:30

南昌飞秒激光手术后保养,

曾被问及:“你的梦想是什么。”白先勇这样答:想办一所孤儿院,收留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。

今天分享这篇文章,让我们看到一个脸上带着一贯微笑的白先勇,一个一辈子忘不掉家乡味道的白先勇,一个写出人们心中无言痛楚的白先勇......

他说:我的心啊,是一个马蜂窝。

眼前是千秋雪,心里是马蜂窝

作者:A君

“月斜西,月斜西,真情思君君不知。

青春欉,谁人爱,变成落叶相思栽。”

3月12日下午,北京电影学院编剧大讲堂请到白先勇老师,题目起得人特别喜欢:“一个人的文艺复兴。”

今年7月11日,就是白先生的80大寿,而活动当天的白先生,看起来却有一股莫名的少年气,传记电影《姹紫嫣红开遍》放完之后,他坐在台上等着工作人员调试话筒,膝盖并在一起轻轻晃动,脸上带着一贯的微笑,让人想起他在圣芭芭拉的一帧小照,他站在一株光秃秃的花旁边,一手插袋,分不清照得人移不开眼的,是加州的阳光,还是他的年轻模样。

《孽子》、《台北人》、《纽约客》、《树犹如此》、青春版《牡丹亭》、《白先勇细说红楼》……白先生的代表作,已经不用列举,正如当天的采访嘉宾余秋雨所说,从1958年开始创作以来,“我们看到了一个文学的白先勇,一个教师的白先勇,一个昆曲的白先勇,一个电影的白先勇”,“而他在每一个领域,都做到了极致。”

文学:此生的第一志业

1957年,白先勇从成功大学水利学系退学,转考台大中文系,1958年,发表第一篇小说《金大奶奶》,开始自己的文学创作生涯。2年后,和同学一起创办《现代文学》杂志,因为发行量太小,成本又不足,印刷社经常不给印,白先勇只能坐在工厂里守着厂长,“威胁”说:“你们不印,我就不走。”

“那个时候没有冷气,好热哦!”影片里白先生声音突然放大,语气里带了几分连自己都不相信的惊讶:“我就坐在工厂里校稿,那个时候又要复习考试,只能校一篇,复习一下。”他被自己逗得一笑,问:“是不是有些无赖?”

说起这段往事的白先勇,正坐在他美国的家里,旁边放着一大摞《现代文学》,书籍年代久远,略有些泛黄,但每本都齐齐整整,是这么多年来被妥帖收藏的痕迹。当年连载的《金大班的最后一夜》、《玉卿嫂》等小说早已被改编成脍炙人口的影视作品,收录这些作品的《台北人》被评为“二十世纪中文小说100强”第七名,排在他前面的鲁迅、沈从文、老舍、张爱玲早已仙去,他成了媒体口中“仍活着的奇迹”。

岁月不再,他不再是当年那个为了一本杂志而亲自蹲守印刷社的毛头小子,不再是那个愁供稿愁发行的闷头青。沉闷、炎热的那年夏天一去不复返,成了如今朋友之间打趣的谈资。可风华依旧,2004年青春版《牡丹亭》台北首映,剧场明亮,观众爆满,最后一幕终了,他在侧台看全场观众起立鼓掌,连叫两声“高兴”,仿佛40年的光阴抬手一挥,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丝毫痕迹。

乡愁:花桥旁的一碗桂林米粉

抗日战争时期先后到过重庆、上海、南京,11岁迁居香港,15岁移居台湾,26岁奔赴美国,28岁定居加州,漂泊了太多的地方, 80岁的白先勇说起乡愁来却有些举重若轻:“我的乡愁,最实际的方面,就是桂林米粉方面。”“那些米粉真的好吃,吃的时候,一辈子都没有忘记过。”

6岁离乡,家乡在他眼里最后的一幕是一把熊熊的大火,把熟悉的一切都烧了个干净。半个多世纪后返乡,没改掉的是一口乡音。桂林的山水还在,小时候游过泳的漓江还在,和同伴跑过的石板路还在,家里从前演过的桂戏还在,父母最喜欢的食物还在。洁白的米粉烫出来铺在碗底,淋上热气腾腾的卤水,浇上满满的酸豆角,童年的记忆从脑海里四面八方涌过来,家乡用独特的味道欢迎漂泊多年的儿子回家。

回桂林的时候,他一天三餐都要吃米粉,三两吃完还要再加一碗,坐在嘈杂的米粉店里给粉丝签书,跟小时候一样狼吞虎咽,一本正经地跟人说:“填不满的,是乡愁啊。”

所以你终于明白《台北人》这本书,《永远的尹雪艳》里怎么着都要保留上海排场的上流社会太太,《国葬》里思念过去戎马生涯的李副官,《冬夜》里两个年至耄耋却还在谈论五四的老教授……他们远离故土,扎根岛屿,大陆的人和事成了心头的一道疤,偶尔自己掀开看一眼,被鲜血淋漓的自己一惊,可是终归离乡千里,除了死亡,只能挣扎着活下去。

昆曲和红楼:一个人的文艺复兴

在美旅居多年,对于现代文化发展,白先勇有更深的体会:“五四以来,我们的历史是一个不断学习西方的历史,怎么能不自卑呢?这是一种有系统的自残。”他开始把目光转向了我们自己的文艺复兴, “我的一生两本书给我的影响最大,一本是《牡丹亭》,一本是《红楼梦》。我希望这两本书可以成为将来文艺复兴的两根台柱”,白先勇说:“昆曲其实就是两个字:一个‘情’、一个‘美’,而《红楼梦》完全可以给我们文艺复兴式的灵感。不能想象英国没有莎士比亚,也不能想象中国没有汤显祖、曹雪芹。”

2004年,白先勇主持制作的青春版昆曲《牡丹亭》开始在全球巡演,五十五折的原本取其精华删减成二十九折,保留其故事的完整脉络,同一批人,同一出戏,至今已走过了十年,改变了昆曲的受众,成为了现代昆曲的一个奇迹。十年后,他受台湾大学邀请重新开课讲《红楼梦》,一讲就是三个学期。年近80,白先勇接受邀请的原因十分简单:如果他的开课,能让年轻人们多读一点这种文化瑰宝,他觉得就很好。

讲台上的白先勇,似乎又多了一些我们不太熟悉的东西。比起“作家白先勇”,他似乎更像一个“迷弟白先勇”;比起“书生白先勇”,他似乎更像“战士白先勇”。一辈子从文的白先生,似乎找到了自己领地和战场,《红楼梦》和《牡丹亭》成了他手中的方天画戟,讲台下的学生成了他麾下迷茫的小兵,将军迟暮,但保家卫国的星火一燎,却还是能披起一身盔甲,为江山如画,再挥斥方遒。

角色:不管写什么,重要的是“人”

活动的最后,现场有同学问:“白老师,你写这么多的女性形象,不同时代的女性有什么特点,在创作上又要怎么实现?”

“虽然我写的是女性,但别忘了,他们都是‘人’,最重要的,是要写出他们共同的人性。‘喜怒哀乐’,大量的人都是相同的,不同的时代,不同的背景,表现的方式不同,但在根本上,还是一样的。”

白先勇每篇文章,几乎都是在写“人”,“人”里面,他又似乎更偏爱被边缘化的人。《孽子》里不容于世的同性恋团体,《纽约客》里在异国他乡漂流的游子,《台北人》里受尽凌辱的妓女,他总是写一群靠不进社会中心的人,一群仅仅是活着都十分困难的人,一群可能看上去还“存在”的人。他一开始就知道自己为什么写作:“我想写出人们心中无言的痛楚”。四十不惑写《孽子》,石破天惊,扉页上说:“写给那一群, 在最深最深的黑夜里, 独自彷徨街头, 无所依归的孩子们。”

画家奚淞说,二十多岁的时候,他问白先勇:“你的梦想是什么。”

白先勇答,想办一所孤儿院,收留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。

他说:“奚淞,我的心啊,是一个马蜂窝。”

长夜漫漫,不知自己身处何处的孩子们啊,你们都进来吧。

本文转自公众号:爱奇艺文学(iqiyi_read)

听理想,今日更新

《白先勇细说红楼梦》vol.30

为什么宝玉要给黛玉两条旧帕子?宝钗已经把黛玉远远甩在后面了?宝玉的痴、傻有何深层寓意?

扫描二维码或打开豆瓣APP收听


0
编辑: 农雅昌
 

更多>>华推荐

更多>>点排行

更多>>门视频